泽漆

泽披万物,漆黑吗嗒。
此为插科打诨无病呻吟之主号。只有哭号,没有产出。求别关注别评论。
三国相关左转 夏石姜黄。
月球表面的火有 乌鸢火棘。
万分之一概率你是因为耻辱认识我的话。
直走 marokintana。

今天也骑在墙头哭

因为找不到正确的安利姿势

今天也骑在北平的墙头哭


在飞机上把萝卜太太的西山如有幸看完,哭得稀里哗啦被路过的空姐瞩目


北平真的是

作为故事而言,在我心底的映射太真,太完整

原著就够了

“我宁愿当初在驼峰摔下来,这样也不会认识他(害死他)”

情深若是可表,也没有更合适的方式


哪怕是留白,也都有神作同人补足,港真,这个圈虽然冷但个个大手

原著之前,有《白月光》,原著之后,有《西山如有幸》

这个故事已经太完整了

完整的东西总是遗憾的

因为盖棺定论,可能性被钉死,悲剧已经写就

只留下一缕苦涩的回味

世界终结不是一声巨响,乃是一声呜咽


所以怎么想都不知道怎么自己动笔

也不敢 也觉得自己不配

高山仰止 景行行止


所以今天也只能骑在墙头哭


PS.也有几篇超棒的AU连载中就指着这个活了嘤

评论(4)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