泽漆

泽披万物,漆黑吗嗒。
此为插科打诨无病呻吟之主号。只有哭号,没有产出。求别关注别评论。
三国相关左转 夏石姜黄。
月球表面的火有 乌鸢火棘。
万分之一概率你是因为耻辱认识我的话。
直走 marokintana。

【J禁】【TT】无事生非 1

前言:

因为要被饿死了于是无奈割腿肉。我家的文呢?!!要发单开con了潜伏的太太们不应该和雨后蘑菇一样一茬茬冒头了吗?!【喂

本意是写一篇傻白甜校园文。但是作者虽然是个loli,却既写不出傻白甜也写不出校园文。 

除我家以外我的了解程度都是路人 ,所以其他人基本都只是姓名出演,OOC请不要打作者。

A团的话如果有cp会是微竹马+润智,不过我不确定会不会写到山组两只,风组倒是肯定会写到的。

作者真的只是想要吃傻白甜而已。_(:з」∠)_ 扔个开头跑。

————————————————————————————

幼馴染(おさななじみ)は、幼い頃に親しくしていた友達を言う。

百科事典如是说。


从小一起长大的伙伴,用漫长的共渡光阴换来相性度和信任的朋友,近年来在二次元文化中被衍生为预定恋爱对象的存在,所谓的幼驯染,大概就是这样的设定吧。 

如果在杰尼斯男高的生徒间提起这个话题,一般人大概都会立刻想起自己和自家竹马,“二宫君和相叶君啊,明明兴趣性格什么的完全不同却老是黏在一起,只能说果然是幼驯染啊”,这样的评价也早已接受过复数回了。


“等一下aiba桑,先不吐槽那个预定恋爱对象的人设,你这一脸自豪的表情是什么鬼啊。”

“真是的,nino,这根本不是重点,表打岔听我讲完啦。”


相叶氏的烦恼当然不会是来自于和自家竹马的深厚友谊,但确实可以说是因此而起的。就像婚姻幸福的人老喜欢给别人介绍对象一样,因为自家竹马的存在而充满幸福的相叶氏,也总为不能感受到相同幸福的那一对幼驯染担忧。尤其两位都是和他从小一起长大平素为人温柔的前辈,突然开始彼此交恶总让相叶雅纪生出一种爹地和妈咪在闹离婚自己是没人要的小孩的错觉。


“。。。你的比喻槽点太多我都吐不过来了aiba桑。”

“但是nino你难道不希望翼前辈和泷泽前辈好好相处吗?明明初中的时候大家一直在一起玩关系很好的说?”

“如人饮水,冷暖自知懂不懂?两个人的关系没有别人插手的余地啦。不仅很麻烦,而且常常会起到反效果的。”摇了摇头拿起搁在一边的手柄,发现自家竹马急冲冲跑来相谈的原因居然只是瞎操心别人的二宫和也决定单方面结束相谈重回游戏的怀抱。


“不愧是小和呢。”这暗藏隐情的状语果然没逃过十几年相处养成的警报系统,二宫摔下手柄转头,果不其然看见自家竹马可以解读为”啊呀又不小心玩脱了呀“的傻笑,十几年来,这个表情的后续永远都是灾难现场和必须收拾烂摊子的自己。


”你。。。你干了什么?!“

”稍微。。。插手了一下下啦。“

过去时。

让我们跟着胃开始泛疼的尼糯米和负责前情提要的相叶氏,一起把时间拨回一个月前,来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好了。


——————————————————————————————

让温柔的后辈担心成这样的两位前辈,其实也曾有过一段会被称呼为对方幼驯染的时光,无论本人现在如何否认。

 因为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一直的邻居关系也好。

关系亲近到不跟末子们打声招呼就丢下他们结伴出去玩的两家人也好。

从小学到初中到高中的同校同班也好。

哪一样放在少女漫画里,都是那种如果不是已经在一起就是将要在一起就是总被误认在一起的王道幼驯染设定吧。


实际上也曾被憧憬的前辈这样说过。

”你们俩根本就是交往中吧?“

”才没有呢!学长你不要乱说啦!“自己反应很大地一跳三丈远。那家伙又说了什么呢?

”泷泽还说两人出去吃饭总觉得被店员当情侣很不好意思呢。你们都是想太多了啦。“一如往常,淡定地吐出卖竹马言论的当时的幼驯染,还作死地追加了一句:

”而且以前辈和刚哥的关系,根本没资格说我们吧!“


也并不是那种适合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迎风流泪的回忆,但是若要说纳闷的话,泷泽秀明多少还是有一点的。

为何会在升上高中后,变成势如水火的宿敌?

如果有一两个曾同过初中KY系的朋友这样来问,他会无奈地回答对方:其实我也不知道。

而据传他那位前竹马的说法是:两个人相处久了总会有小矛盾一点点积少成多,渐渐就看那家伙不顺眼了。接着还会微笑着补一句刀:再说那家伙本来就是个容易让人火大的混蛋。


然而这理由泷泽才不信。近10年相处下来,两人虽然从来谈不上多么知己多么交心,但从一开始被两家父母丢到一起作伴的不情愿起,矛盾要多少有多少,一直也就是这种吵吵闹闹,磕磕绊绊的相处模式。只有共渡的时间白白积累,相性度却完全没增加,虽说如此,也都过来了。“每次吃饭都是我付钱”啊,“弄坏我家电视机”啊,”才没有都是你说大话“啊,”不会打扫卧室各种乱“啊,也渐渐变成了每次吵架拌嘴拉出来溜一圈的梗。那么,对方是想说即使那些相处的时光,也不过是心底介怀而强颜欢笑吗?他能有那样成熟的个性才见鬼了。

说起来一年前开始,没事躲着自己也好,有事就过来挑衅也好,不都是那家伙起的头吗?!这样想着,经不住就生气起来,凭什么只有自己在这里检讨原因呢,明明什么错都没有的自己。

这次也是,历来由组织部和文艺部协同组织的文化祭,这家伙居然就过来扔下一句”泷泽部长看着办我们全力协助“!这潜台词根本是全力作对才对吧!

”部长今天的表情好深沉,果然学园祭很棘手吗。。。“组织部部员A小小声地对部员H说。

”棘手的不是学园祭,是某人才对吧。“部员兼副部长H,又名大家的村妈,默默地在心里吐了个槽。


评论(3)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