泽漆

泽披万物,漆黑吗嗒。
此为插科打诨无病呻吟之主号。只有哭号,没有产出。求别关注别评论。
三国相关左转 夏石姜黄。
月球表面的火有 乌鸢火棘。
万分之一概率你是因为耻辱认识我的话。
直走 marokintana。

Antique原著相关的闲言碎语

原著太久以前看完的印象不深,但看剧的时候总觉得这种基调明亮的故事不像出自吉永三三之手,二刷原著。。。果然。加入大段原创剧情的真人版其实相当可以自洽,风格自成一体,氛围节奏也很美好,作为温馨治愈番相当良心。而一对比,显得原作的调子更加灰暗。。。

要总结的话,这基本就是个大家都有病的故事。。。

先从英司开始,这孩子算是比较好理解的一个,孤儿的出身+不良的过去,说到底他的一切心结在于,“害怕不被需要”。这一点,我觉得和赤仓君应该会很有共同语言。。。因为那边也是一个“想被接受想被需要”的孩子。。。

店长我还多少能明白,是当年的绑架事件留下的阴影,让他变成了过于迁就他人的个性,因而恋情不停失败,又因为恋情失败不停换工作。同一片阴影,让他吃不了蛋糕,也无法喜欢男人。他对师匠说“我永远不可能爱上你”,确实是绝对的现实。然而他确实愧疚于当年无意的伤害,对师匠的温柔也毫无虚假。

师匠我就有点搞不懂了。他的同性恋身份当然是他的结症,对此他看似放浪形骸,实则不曾从少年时期的羞愧中走出来,这点橘也是祸首之一。他的自厌倾向也来源于此。但我弄不明白的是他对店长的感情。。。他对这个人到底是只有留恋,还是仍旧。。。?

但即使这一对虐哭我,我也不想承认之后的《魔鬼般的男人》和《青鸟》这两篇QAQ

我希望这个故事就停留在这里,不是恋人也无所谓,这个世界上唯二不会被师匠的魔性影响的男人,一个是从心底尊敬他关系像父子一样的弟子,另一个则更难界定,初恋?朋友?上司? 也许,应该是partner。是和他一起构建出antique这个美好如同乌托邦的沙堡的战友。这个让他说出,“我仍然不喜欢做蛋糕,但开始觉得这样也不错”的容身之所,这三个人的羁绊,是确实存在过的东西。

【P.S。我跳过了千影。对不起。但我不想承认师匠X千影 QAQ】

【P.S 的 P.S 最后一张是原著里,在小野说出“你很有才华,你是我重要的弟子”之后,终于想通的英司和师匠说要和家里开烘培店的法语老师去法国

见习几天,以后还可能要去法国学习一段时间,结果师匠答应后英司隔天就拎包走了2333(你也是个白羊座吧2333),然后店长和师匠两人在机场的反应犹如孩子远行的父母233333我真的好喜欢这个梗23333】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