泽漆

泽披万物,漆黑吗嗒。
此为插科打诨无病呻吟之主号。只有哭号,没有产出。求别关注别评论。
三国相关左转 夏石姜黄。
月球表面的火有 乌鸢火棘。
万分之一概率你是因为耻辱认识我的话。
直走 marokintana。

十二岁的夏夜躲在被子半懂不懂读到睡着的小说。十四岁喜欢过的叙事歌。十五岁喜欢过的诗。天亮便如雾消散的无数幻梦和梦里的影子。

如今冠之以名。人(我)的智识是多么愚钝,如今才冠之以名。

意识到自己求索的并非智识,知识,理性抑或自我。

不。在智识的边缘,知识的边缘,理性的边缘,自我的边缘,时间的边缘,一切可名状之物的边缘。

向深渊探看。已知以外广大深邈的未知。所以人心会因仰望群星而波动,因凝视黑暗而战栗。

‘’神秘‘’。感知到不可名之物那一刻透体而过的冷彻。

像虫类追逐光一样无意识地为之神迷的少年时代,然后度过失去想象力而相信着地面恒稳的谎言的数年,我再次来到了这里,再次漂浮乘风。

如今才冠之以名。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