泽漆

泽披万物,漆黑吗嗒。
此为插科打诨无病呻吟之主号。只有哭号,没有产出。求别关注别评论。
三国相关左转 夏石姜黄。
月球表面的火有 乌鸢火棘。
万分之一概率你是因为耻辱认识我的话。
直走 marokintana。

说起来之前和校长YY Cyber Archaeology,聊到重要的人死后留下的资料会怎么处理。

我说我会烧掉,根本不想再看一眼。

这样的个性很糟糕我是有自知的。

一个过着各处迁徙式生活的小姐姐对我说最辛苦地是每到一个地方重新开始,断续地活着。

但即使没有地理限制,我也迷之过着断续的生活。

仿佛每日睁眼reset的生活。好像俄尔普斯一样唯一的规则是不回头看。

我不留照片。不喜欢同学聚会。报不出大学同班的名字。高中最喜欢的女孩子大一开始就不再联系。

昨日的快乐只是今日的痛苦。

有人说是网路让人与人的交流变得碎片化。

于我并无分别,反正一切本来都是碎片化的,包括我自己。

浮光掠影之间,我瞥见过的那颗星辰。你与我是相对的一闪而过。

刹那之后你我错身,不留痕迹。

大约也没什么不好。


评论